当前位置:主页 > 妇瘤科 > 妇瘤五科 >

心灵关怀员巧用沙盘游戏 助患者治疗

患者,女,46岁,卵巢癌,一周前在某三甲医院确诊为卵巢癌,患者自诉教授说自己是绝症,判了死刑。入院时患者表情木讷,躺在床上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绝望)。老公陪着她来看病,他说去年五岁的儿子死于感冒发热,老婆一直心情不好,吃不好、睡不好,后来觉得上腹饱胀感,在当地医院看消化科,没有查出什么病,今年腹部迅速增大,才到省级医院看病。心灵关怀员叶沙来到患者身边,和患者一起来玩沙盘游戏,患者的第一次自发性沙盘摆出的是几块石头(无生命),后来才摆出两个宝塔(精神寄托),以宝塔为突破点,叶沙予以患者心理疏导,增加她的社会支持(老公、出院的卵巢癌患者现身说法)。后来的沙盘让人看到她积极、有动力(汽车、加油站等)的一面。她表示愿意配合治疗,经过一次术前化疗、手术、六次巩固化疗,病人现已出院,返回工作岗位(列车员)。

另一位患者,女,33岁,肝肿块性质待查。患者哭泣不止。一天上午心灵关怀部的洪老师打电话要叶沙去七楼,下去看到病人哭,洪老师说她哭了很久了,陪她哭了五分钟没有停止,叶沙带她到沙盘面前玩沙子。她的第一次自发性沙盘反映她的问题:陷入困境,害怕死亡(怀疑自己是肝癌,AFP正常,说自己是结肠癌肝转移,因外婆是结肠癌去世的),没有诉说的人(老公在外地,很忙;公婆年纪大,还带着两岁的儿子;父母年纪大、不想和同事朋友说),只有在家里强忍着不哭,一出门开始哭,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就要死了,放心不下父母、老公、孩子。经过叶沙疏导后,第二次摆出的沙盘就明显感到有沟通了(挖的渠道),莲花象征着诞生、再生以及宇宙中生命的起源,代表了她理性思维的开始。该病人肝部肿块术后确诊为良性的,后来叶沙去看望她,她说自己以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沙盘游戏(箱庭疗法)就是心理咨询师应该掌握的一门心理咨询技术。在回答为什么这么说之前,先说说这个技术的命名的问题。瑞士心理学家卡尔夫(Dora Kalff20世纪五十年代创建这门技术的时候,称之为sandplay,直译的话就是沙子游戏。这一技术20世纪六七十年代传入日本,日本的河合隼雄根据日本小孩常玩的一种游戏将其命名为箱庭疗法。1998年,北京师范大学的张日昇教授在《心理科学》上发表文章《箱庭疗法》一文,并从此广泛开展这一疗法的培训。跟随张日昇教授学习这一技术的学生均按照要求称之为“箱庭疗法”。而“沙盘游戏”这个称呼的主要引领人之一是复旦大学的申荷永教授,当今中国对于卡尔夫的sandplay技法并行着两个名称,其他的一些称谓(如“沙土游戏”)则不是很常见,也不被认可。

从网上搜索一下,还可以看到一篇专门评述“箱庭疗法”和“沙盘游戏”异同的文章,作者没有署名,但是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是“沙盘游戏”一宗所写,因为文中对“箱庭疗法”甚为不屑,而对“沙盘游戏”则多溢美之辞。笔者不敢说“箱庭疗法”和“沙盘游戏”没有区别,但是总的来看,二者的区别要远少于其相同之处。相对而言,“箱庭”的说法更加意味深长,含义丰富,让人遐想,恰恰因为其意味深长,且源于日本文化,所以“箱庭”一说却让国人难以理解,这正是这一说法的不足。“沙盘游戏”一说简单明了,把这一技法的要素呈现于人,便于来访者理解,但是以“游戏”命名略显轻率,显得过于直白,而且它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心理咨询技术,而不仅仅“游戏”一下这么简单的,或许叫做“沙盘疗法”会更好一些。尽管如此,为了方便,在本讲义中把卡尔夫的sandplay统称为“沙盘游戏”。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费了不少笔墨,基本上把“沙盘游戏”名字的来源说明白了。接下来必须要说的是,沙盘游戏在众多心理治疗技术中有什么自身优势值得从业者去学习。笔者认为,沙盘游戏众多优点中,以下几点对心理咨询师而言最具有实际意义:其一,心理咨询长期以来受困扰在于国人还不能接受心理咨询这么个说法,认为只有“有病”的人才去做心理咨询,而沙盘游戏则可以帮助来访者在最初的咨询中得到自我心理安慰,那就是他不是来治病的,而是来做游戏的,简言之,这门技术能减少人们的阻抗。其二,心理咨询另一个难题在于多是语言交流,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只是坐在那里谈话,没有物质媒介,要想吸引来访者的关注需要时间。沙盘游戏则不同,是看的见摸得着的,而且琳琅满目,会一下子就能够引起来访者的好奇,从而使其愿意进行心理咨询。其三,在青少年心理咨询过程中,一来是有些年龄小的孩子不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二来是常常是被父母拖来的,他们有很大的阻抗,不愿意与咨询师合作,所以,只用语言实在难以打开他们的心扉。使用沙盘游戏则比较容易打破他们的心理防线,他们能够安静下来玩游戏,并且会在在不经意间就把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告诉咨询师。在笔者的咨询案例中就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比如其中一个孩子长时间不愿意说话,请他做沙盘游戏,他也是随便摆了摆,然后就结束了,当被问到哪个是自己的时候,他说里边没有我,笔者问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不是也是这样,你总是一个旁观者,没有参与进去。他当时一震,然后告诉了我很多生活中的事情,原来在现实中,一切都是父母说了算,他几乎没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顺着这个话题,我们很容易的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沙盘游戏确实是一门不错的技术,值得每一个心理咨询师学习和使用,能够帮助患者积极面对癌魔,战胜疾病,有利于康复,心灵关怀员叶沙已熟练掌握了这一门技术,真的给我院的癌症患者带来了福音。

                                                                                            妇瘤五科     袁玉莲

预约挂号
信息查询
门诊排班
电子院报
就诊须知
健教频道
医保之窗
医院地图
健康管理
病友信箱
抗癌协会
职工园地
药理基地
肿瘤药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