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合作 >

我在津巴布韦亲历的总统大选

作者:zxzx发布时间:2018-08-29来源:未知点击量:

 我作为“中国(湖南)第16批援津巴布韦医疗队”的一员,从6月20日踏上非洲土地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快2个月。还记得在出发前医院领导对我的嘱托“在国外一定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为国争光!为医院争光!有困难随时跟医院领导讲,医院领导一定尽全力解决。”医院领导的嘱托还言犹在耳,我们也从最初的新奇、恐惧、迷惘,逐渐变得淡定、随喜、从容。而最近半个多月来,因为五年一届的总统大选,我们对津巴布韦这个国家和人民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湖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胡军、国合办主任王贝蒂为该院“第16批援津巴布韦医疗队”队员徐学政送行)
 
如果不是因为加入“援津医疗队”,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如此近距离亲历这次“津巴布韦总统大选”。
 
7月30日 星期一
今天是津巴布韦总统选举日,也是津国法定的假日。在津国的法定假日,医疗队雇佣的司机和花工都休假,我们也不用去上班,但要轮流值日洗碗、浇菜、喂狗、打扫卫生,做一些平日花工所做的琐碎事情。投票的这一天显得很平静,以致于大家都认为要打破我们的一个既定思维:在非洲,逢“选”必乱。正式投票的前几天,应津巴布韦现任总统姆南加古瓦的邀请,中国政府派出了一个 “使馆团”,观摩并监督津巴布韦大选。老陈是医疗队唯一的内科医生,作为跟团的保健医生,陪同“使馆团”领导到津巴布韦各地考察,投票的这一天也去了多个投票站。从他的描述来看,这次大选津巴布韦民众参与度很高,投票很积极,虽然投票现场设备简陋,但由于组织得力,显得秩序井然。朋友圈里,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赵宝钢参赞也发了一些投票现场的照片,蓝天白云下,津国的人民排着长队,在简陋的场所,投出神圣的一票。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中,非洲人都非常野蛮、粗鲁,但只要在津巴布韦待上一段时间就会知道,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甚至可以说是恰恰相反。津巴布韦曾是英国殖民地,人民受教育程度高,男人们普遍都很有“绅士”风度;因为大多民众是基督教徒,所以温顺、友好、真诚。在公共场合,人们都很注重礼仪,说话也是轻言细语。有一次去银行取钱,人很多,每个“Teller”窗口都排成“S”形的长队。由于非洲人固有的慢节奏,我排了近4个小时队才取到钱。但在这期间,所有人都非常守秩序,绝无加塞的现象。而且,所有人都非常有耐心,没有一个人显得急躁。人群中相互之间的谈话也都非常细声,绝无喧哗吵闹。所有这一切,让我感觉津巴布韦人民的素养非常好。我想即便文明程度很高的欧美,可能也不过如此。晚上,司机Marlon给我发了一条WhatsApp信息,很骄傲向我展示了他的食指,涂了一道彩色印迹,象征着投票成功。从接触的津巴布韦民众来看,他们对于投票都非常关注。前两天跟我们的黑人保安大哥聊天,问他是不是想好了投票给哪个?他显得无比自豪,干净利落地回答:“Of course, it’s in my heart.” 当然,我并没有接下去问他打算投票给谁,我们一个局外人,不能在当地人面前表现出任何政治倾向。一切都是那样和谐安宁,仿佛人们只是在完成一个既定的仪式,而仪式过后,津巴布韦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明天。
 

(津巴布韦人民投票场景)
 
(司机Marlon向我展示“他已经投票了”)
 
7月31日 星期二
在投票前的竞选阶段,代表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现任总统姆南加古瓦与代表民主改革运动联盟最主要的反对派查米萨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竞争,双方唇枪舌战,文攻武斗,甚至刀光剑影,兵刃相见——在6月份布拉瓦约的一次总统竞选集会上,竟然有人朝姆南加古瓦投掷手雷,造成2人死亡,50多人受伤。然而,选举当天却风平浪静,没有出现任何骚乱的迹象。这种异常的平静反而容易使人产生一种焦虑,感觉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临。因为没有接到大使馆和经商处的特别提示,所以我们还是决定照常去上班。我们白天上班的时候,也听到不少年轻医生护士在谈论选举的事情,但多半都是在谈论“Chamisa”,言谈之中透露出的是欣赏和信任,看来,在哈拉雷,尤其是年轻人当中,“Chamisa”拥有极高的支持率。
 
 
(第16批援津医疗队全体队员受邀参加大使馆举办的建军节招待会)
 
8月1日 星期三
该来的迟早会来。昨天晚上,在华人微信朋友圈就有人发布一些信息,说最大的反对党领导人查米萨自行宣布胜选。我们当时还只当是个笑话,心想这么不靠谱的人怎么也来参选总统?但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我们还是在车上商议了一下,觉得为了安全起见,今天还是早一点收工回家为好,就约定了11点半在医院停车场集合,下午看情况再决定去不去医院。现在想起来,这个小小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今天不是手术日,我在医院带着当地的医师查房,把病人都仔细看了一遍,已经将近11点半,兄弟们都已经在住院大楼门口集合等我了,准备坐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远远地看到有一队游行的人群,机敏的Marlon马上拐到另外一条小道。大伙平安到家。吃过中饭,聊聊选举,各种坏消息就接踵而至了。综合了一下微信群、朋友圈,《津彩纷呈》(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的官方公众号)以及《津巴布韦华人网》的信息:今天一大早就有大批的反对党支持者陆续涌向市中心等待总统选举结果的公布,由于选举委员会迟迟没能公布选举结果,愤怒的反对党支持者们认为是执政党在操纵选举结果,迟迟不公布结果的原因就是对选举结果进行舞弊。于是,部分反对党支持者在街头高唱歌曲进行游行示威,并威胁所有商店关门闭市,否则将进行打、砸、抢、烧等暴力活动。今天中午,在津巴布韦选举委员会公布了国会选举投票结果后,反对党民革运的支持者认为民盟簒改选举结果,大举上街示威游行,随后示威游行演变为毀坏公物和私有财产的暴动。示威人群在市中心开始燃烧轮胎、纸箱等废弃物,并逐渐开始点燃执政党车辆,暴力事件升级,部分商店玻璃被砸,商业中心大批商店被迫关门歇业。警方与示威者发生正面冲突,一些示威者向警方投掷石块,警方也用高压水枪、催泪弹等对示威人群进行驱散。由于示威人数众多,警方不得不请求政府出动军队进行联合镇压,多辆装甲车满载军人驶入市中心。军方到场后,手段很强硬地直接开枪驱散示威者,据现场目击者透露,他们至少听到20次连续枪声,示威地点附近的民众在听到枪响后纷纷躲避,有的躲到附近的车辆旁,有的直接跳进邻近的院子里。据称,至少4名示威者中枪当场身亡。刚看到这些信息时,队友们都感到人心惶惶。我们马上给经商处领导发信息求证消息是否可靠,得到的答复是确实如此,并要求我们“留守驻地,绝对不能外出”。经过短暂的惶恐,大家慢慢镇定下来。为了不使家人朋友担心,大家都没有向国内发送这些坏消息。但省卫计委的领导们还是从其他渠道知道了一些这里的局势。国际交流中心蒋主任第一时间给我们打电话,询问我们目前的情况,并叮嘱我们一定要服从经商处的指挥,将人身安全摆在第一位。吃过晚饭,我们所有队员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大家群策群力,商讨对策。最后形成了7条决议:1、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驻地,直到警报解除;2、所有人将应急电话(包括中国驻津巴布韦使馆24小时领事保护与服务热线、哈拉雷急救电话、哈拉雷中心警察局值班电话、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电话)打印出来,放置于随手可及之处,便于呼救;3、所有人保证各自对讲机电量充足及24小时待机状态,便于相互联系和提醒;4、所有人配备防弹衣和电棒(有库存),并熟悉使用方法;5、检查驻地安全保障设施,如围墙电网是否处于通电状态,入户大门锁具是否牢固,等等;6、驻地近期加强巡逻,加强对大门出入人员的管控,入户大门必须经医疗队员同意才能打开;7、进行应急演练:假设有暴徒冲击我驻地时,如何应对?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全的准备!我们写了一份《关于中国(湖南)第16批援津巴布韦医疗队境况的汇报》发给国际交流中心的蒋主任。快9点的时候,司机Marlon给我发一条信息,说由于“no transport”,他走了7个多小时的路才到家。我安慰了一下他,并告诉他明天放假,不用来上班,最后发了一句“God bless Zimbabwe!” 他非常感激,回复了我一个大写的“THANK YOU VERY MUCH”。睡觉的时候回想起白天的事情,觉得好后怕,又好庆幸,我们离危险真的好近:暴乱发生的主战场正好就是我们上下班经过的地方,而打砸事件发生时间就在我们离开那个区域不到一个小时。
(《关于中国(湖南)第16批援津巴布韦医疗队境况的汇报》)
 
 
(冲突现场)
 
8月2日 星期四
昨天一整晚,防弹衣和电棍就放在床旁,虽然知道如果真正遇到突发事件,这可能并没有什么用,但至少可以壮壮胆。院子里那几条德国牧羊犬似乎也知道局势紧张,一晚上不停地叫,害得我好几次起床到阳台和监控室察看情况,通晚没睡什么觉。说实话,对于反对党游行示威的那些人,我们并不是很担心,因为毕竟我们驻地离市中心还有大约4、5公里的距离,而且我们驻地的房子没什么特殊,很少有人知道里面住的是中国。我们最担心的劫匪。在这种特殊时期,警察都忙着“维稳”去了,劫匪非常猖獗。话说以非洲人的办事效率,即便是局势稳定时期,警察也基本帮不上什么忙。听华人朋友们调侃,说他有一次在路上遇上交通事故,打电话给交警,交警的回复是:我的车没油了,你过来接我吧。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听到抢劫的消息,而且大部分受害者都是华人,可能他们认为在津巴布韦的华人都是富人吧。好在津巴布韦的劫匪都很有“职业操守”——只要钱不要命,不像传说中的南非劫匪,既要钱也要命。一早起来,看到手机里很多信息,有国家卫健委、省卫计委和单位的领导,有我们兄弟队伍援塞拉利昂医疗队的兄弟姐妹,有老队的兄弟姐妹,还有国内的很多朋友。大家都对我们的处境表达非常关心和慰问。队里的兄弟们也收到很多类似的信息。这使我们感到很温暖,也更给了我们克服困难的勇气和信心。上午我们按计划进行了“防暴演习”。大家身着防弹衣,模拟暴徒冲击我驻地的场景,演练如何求救,如何抵抗攻击,如何与暴徒周旋。虽然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全的准备”,我想类似的演练还是有意义的。下午两点多,我们接到了经商处的电话,说经商处一名中国工作人员不舒服,需要我们过去看看。大家一致表示:“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要将“治病救人”摆在第一位。于是,我们迅速形成一个决定,由我和队里的另外两名队员出诊。我们穿上防弹衣,带上电棍,提了一些急救药和常用药出门了。我们开的是一辆挂“中国大使馆”牌照的尼桑车,心想如果遇到闹事的人群,看到是中国大使馆的车或许会手下留情。我们还特意绕弯选择了一条比较远的路,以避开市中心,也就是昨天发生流血事件的地点。一路上,不知道是戒严了,还是一般人根本不敢出门,路上冷冷清清,极少有车和人。我们3个“敢死队员”一路上不停开着玩笑,以缓解这种紧张气愤。笑言“如果我们这样挂了,不知道能不能混个‘烈士’的名头……”。津巴布韦的公路没有限速,很多地方交通信号灯也只是摆设,因为根本就不亮。车开得飞快,我们走的这条路比我们平时走的路远了近一倍,但花的时间差不多。到达经商处门口,平日在门口站岗的黑人保安不见了,我们按了一会喇叭,也没人给我们开门,心想肯定是因为黑人雇工都休假去了。这时候,立马来了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来盘问我们。我们只好用“蹩脚”的英语跟黑人警察解释。还好这个时候,我们打通了经商处领导的电话,他派了工作人员给我们开门了。我们仔细给那名中国工作人员作了检查,问了病情,确实有一点严重,我们的“冒险”是值得的。我们给他用了药,并叮嘱了注意事项,又原路返回了。
 
(医疗队与保安一起进行“防暴演习”)
 
(穿防弹衣出诊)
 
8月3日 星期五
昨天晚上,我们汇总了一下从各个渠道得到的一些消息:总的来说,昨天一整天的局势比预计的要好。市中心仍然有小型的游行示威人群,但比前天理性多了,没有打砸抢,也没有发生流血事件。《津巴布韦华人网》也在昨晚发布消息:自8月1日下午二点半开始,部队、警察已在市区部署到位,把大部分仍在市区停留的人们奉劝回家,在选举结果公布的前后几天局势仍可能出现不稳定因素,请各位在津华人朋友尽量避免前往市中心,并留意各群的消息更新。早上我们跟经商处商量了一下,因为“选举委员会”拟定于今日晚上公布选举结果,担心反对派会利用最后一天时间“造势捣乱”,所以我们今天继续“休假”,留守驻地。上午,我们集中在一起上党课,由我们临时党支部副书记老杨跟我们讲述“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史和发展史”。我们的党课党员同志当然必须参加,同时我们也邀请非党员同志一同参加,使党员同志增强了使命感和荣誉感,也使非党员同志对党的先进性有进一步的了解。
8月4日 星期六
昨天晚上,津巴布韦“选举委员会”终于公布了总统选举的结果。现任总统姆南加古瓦赢得了50.8%的选票,而反对党领导人查米萨获得了44.3%的选票。
 
(“选票”长这个样)
 
8月5日 星期日
我们对周末的局势一点都不担心。因津巴布韦国民多为虔诚的宗教信徒(基督教或伊斯兰教),周末需要作“礼拜”,所以,查米萨叫他们出来游行是叫不动的。平日,周末的津巴布韦街头也是冷冷清清,商铺关门,行人稀少,连找个华人餐馆吃饭都非常困难——因为他们的黑人雇工要去教堂或其他地方“做礼拜”。这一点与中国国内的情况恰恰相反,因为我们中国人都是无神论者。我们今天的活动也跟昨天一样,下午的时候借给经商处工作人员复查的机会,一起出门放了一下风。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是:查米萨拒绝了津巴布韦选举委员会的总统选举结果,说这些结果是“虚假的”。查米萨还在推特上称:从全国范围内的选举代理和V11表格中提供的证据,我们才是本次总统选举的胜利者。选举委员会为了让姆南加古瓦上台,蓄意伪造及夸大数据。我们已经做好就职和组建政府的准备。津巴布韦国家宪法规定,竞选者有权对总统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并向宪法法院提起诉讼。
 
 
(在医院查房、手术)
 
8月6日 星期一
星期一,天气很好。在津巴布韦,“天气很好”其实是一句废话,因为这里压根就没有天气不好过。这里四季如春,但雨季和旱季分明。冬天一般是旱季,每天都是阳光明媚,但气温并不高,室外穿一件单衣,室内加一件外套就可以了,整个旱季一滴雨都不会下。据说(因为我们还没经历过,只能据说)到10月份中下旬就会进入雨季,但这里的雨是阵雨,一下子就完事了,然后又是晴空万里,气温也是20多度,根本不需要空调。一大早,司机Marlon就过来上班了。我们照例和经商处通了个电话,他们也没有得到局势有变的消息。于是,我们遵照指示,今天又开始正常上班了。我们上班的医院叫Parirenyatwa医院,是津巴布韦最大的公立医院,其在津巴布韦的地位,相当于协和医院在中国的地位。医院紧临津巴布韦大学,规模很大,骨科就有2个病房。但总的医疗资源非常匮乏。像放射科,整个科室,近千平米,就一个放射科医生,而且,这个唯一的放射科医生现在还在南非进修。骨科的情况好多了。3个医疗组,3级医生都是配齐了的,还有一大批的医学生。病人也很多,大部分病人是创伤骨折病人,骨肿瘤病人不多。但由于公立医院资源紧张,需要排队住院,很多骨折都是骨折2—3周后才能住进医院,我甚至看到一个病人骨折后快2个月才住进医院。而且大部分病人都很穷,而这里的医疗费用又非常高,做一个CT竟然要400美元,因此病人很多检查都不做,基本上病人都只是照一张X片,很少做CT,更不要说MRI了。看到这里,不由羡慕国内的医疗资源,是真正的“物廉价美”。但其实津巴布韦医生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因为他们除了在公立医院上班,多半都有自己的私人诊所或在私立医院兼职,而津巴布韦的有钱人(像华人、白人、印巴人)是从来不会到公立医院看病的。在津巴布韦私立医院,看病的诊金(相当于国内的挂号费)最低是50 dollar。而且,在津巴布韦,完全不用担心医疗纠纷,患者对医生100%信任,即便出现最坏的结局,他们也会认为是“上帝的安排”。看到这里,各位同行是不是油然而生各种“羡慕嫉妒恨”了?这里的病人大多术后2、3天就出院,并非是因为恢复快,而是因为住院费用太高,病人负担不起。至于写病历之类的,他们的病历非常简单,几个单词,就是在查房时变查边把病历写完了,不像国内医生要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写病历上,在这里的病房,别说电脑,连“医生办公室”都没有,医生查完房就走了。省卫计委的领导们非常关心我们处境,唐凌志主任、倪友平处长、蒋荣志主任都打电话或发微信询问情况,表达关心。我们又在晚上将这几天的情况如实向他们作了汇报。
 
(《关于中国(湖南)第16批援津巴布韦医疗队境况的补充汇报》)
 
后记:津巴布韦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于1980年4月18日摆脱英国殖民获得独立。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殖民统治后,津巴布韦人民通过不懈的战斗,抛头颅洒热血,终于获得了民族独立和国家解放。作为津巴布韦人民军和国家政权的缔造者,解放战争的领袖,民族独立的旗帜,穆加贝对津巴布韦进行了长达37年的强权统治。2000年开始的从白人手里夺回农场的津巴布韦土地改革,成为了穆加贝政治生涯的转折点。由于土地改革触及了西方国家的利益,津巴布韦遭到了西方严厉的政治和经济制裁,再加上津国政党斗争不断,腐败现象严重,津巴布韦经济倒退,通货膨胀严重。2008年2月,通货膨胀率达165,000%;2008年6月,通货膨胀率达200,000%,津国央行于2008年7月21日发行面值1,000亿元的津巴布韦元钞票。2017年11月18日,津巴布韦全国30万人大游行,向穆加贝施压。在军队的压力下,穆加贝宣布辞职。穆加贝曾经的追随者,执政党资深的2号人物,姆南加古瓦接替穆加贝开启津巴布韦的新时代。姆南加古瓦上台后,提出了“开放、和解、团结、发展经济”的总体战略,并开始与津巴布韦各党派、各阶层人士,与非洲其他国家、国际社会广泛接触,一个积极的、合作的、全新的津巴布韦开始展现在世人面前。姆南加古瓦总统还提出到2030年把津巴布韦建成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3500美元的目标。本次大选是自1980年结束白人统治以来,穆加贝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候选名单上的首次大选。也是2002年以来的第一次国际社会委派的观察团将被允许对整个大选过程进行检查监督。按照津巴布韦大选委员会的统计,有550万津巴布韦人登记投票,其中20万人是新选民。总共有23位总统候选人。有55个党派竞争议会的席位。这是津巴布韦在摆脱殖民后,历史上参选人数最多的一次大选。竞选获胜的现任总统姆南加古瓦今年75岁,代表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最主要的反对派查米萨今年40岁,代表民主改革运动联盟(MDC),他是一位律师和牧师,在今年2月民盟创始人茨万吉拉伊去世后,接任了民盟的领导位置。最终,现任总统姆南加古瓦以50.8%的得票率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祝贺姆南加古瓦总统竞选成功!
祝福津巴布韦人民早日摆脱贫穷,走向幸福!
 
(《The Sunday Mail》头版头条祝贺姆南加古瓦竞选成功)
预约挂号
信息查询
门诊排班
电子院报
就诊须知
健教频道
医保之窗
医院地图
健康管理
病友信箱
抗癌协会
职工园地
药理基地
肿瘤药学